穿书后跪倒在偏执反派脚下(云淮殷凌)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小飞资源网

随机资源

查看更多

穿书后跪倒在偏执反派脚下(云淮殷凌)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飞资源网 2022年4月25日 02:11:07 249 人阅读
Text begins
温馨翻译:正文开始,请阅读小飞资源网分享的内容。
小说介绍:
穿书后跪倒在偏执反派脚下云淮殷凌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穿书后跪倒在偏执反派脚下云淮殷凌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王爷,你怎么又坐在那里了?”乐儿端着一碗糖进来,“外面一片雪白且天天这样,有什么好看的?” 云淮这几天几乎都坐在这里,倒不是觉得外面好看,而是在数日子。

云淮殷凌内容介绍



云淮坐在窗旁,抬头看着外面仍然飘落大雪的天空,心里暗暗伤神。



“王爷,你怎么又坐在那里了?”乐儿端着一碗糖进来,“外面一片雪白且天天这样,有什么好看的?”



云淮这几天几乎都坐在这里,倒不是觉得外面好看,而是在数日子。



他已经在王府里呆了三天,仅有的生命值只剩下两点。



看着这不停落下的雪,仿佛看到了他正在燃烧的生命,而生命的另一头已经快消失了。



穿书后跪倒在偏执反派脚下云淮殷凌全文阅读



不行!



云淮咬唇,心里似是在下决心。



他不能就这么看着自己的生命逐渐消逝,若是连这小小的雪都能阻拦他的脚步,那还怎么克服后面的困难继续活下去!



云淮转头看向乐儿,“我要出去。”



“……”乐儿端着糖的手一顿。



“我想上街,”云淮又道,“若是你不想去,你可以给我准备伞,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乐儿把糖放在桌面,“可是去红袖阁见那个男人?”



“不是。”云淮脸红了。



她都在想什么!



乐儿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去找男人。



“那奴婢陪你出去,”乐儿说,“王爷先把厚衣服穿好,奴婢唤人准备马车。”



云淮闻言立刻道:“不用坐马车,走路。”



在马车上看不全街上的人,若是这样错过殷凌,那可就白去了。



……



最终,乐儿撑着伞带云淮上街。



外头的雪很大,即使云淮身上裹了许多件厚衣裳还是能感受到刺骨的寒风。



“我们先去大理寺看看吧?”他缩着脖子小声提议。



云淮的身体比常人要弱。



乐儿看着他发抖担忧的问:“真的不用坐马车吗?马车上可以放暖炉和毯子。”



“不用,我们出发吧。”云淮颤了颤,苍白无血色的小脸扬起抹笑。



乐儿看得心疼,也不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在这大雪天去做。



大理寺不近,对普通人来说徒步走过去没什么,可王爷不同,他体弱,走两步就得咳上一咳,这条路当真是走得十分艰辛。



来到大理寺门前,云淮抬头望着那条通往大理寺门口的长阶梯,心里一紧。



“王爷,你来大理寺做什么?”乐儿问,“若是可以,奴婢代你上去。”



云淮摇头。



他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怎么能因为这一条阶梯就放弃。



乐儿无奈,只得扶着云淮的手臂缓慢前行。



大理寺的守门人一早便看到他们,明明就一条长阶梯,三五步就能快速上来,偏生面前这人弱得走了一刻钟。



云淮正要抬脚***,守门人才上前拦住了他。



“大理寺,外人不得***。”守门人挺直腰板说道。



“……为…为什么?”云淮猛地抬头看向他,眼底满是震惊,声音颤抖。



他那么努力走上来就这么被拦在门口了?



守门人偏头扫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我是来找人的,麻烦你通融一下。”云淮着急,病态白的小脸显得可怜巴巴。



许是见他虚弱,走上来也很辛苦,守门人不好立刻将他赶走便问:“你来找谁?”



“殷……殷凌。”云淮抿唇。



乐儿听到这名字惊得瞪圆了眼。



“殷大人?”



守门人也惊了,似是没有想到这个病秧子是来找殷大人的,而且敢直呼殷大人的名讳。



“是。”云淮的脸染上几丝红意,他腼腆的低下头。



穿书后跪倒在偏执反派脚下免费阅读



守门人瞧着他这模样,紧张得咽了咽口水。



好…好可爱……3



“嗯?”



云淮等了会儿也不见他说话,疑惑的看着他。



“哦,”守门人回过神,“殷大人出去办案了,不在寺里。”



“那……他去哪里了?”云淮转着眼睛,眼眶泛红。



病美人的形态,格外惹人。



守门人羞得垂下脸,“我就是一阍人,不清楚大人们的去向。”3



云淮面上难掩失落,“谢谢你。”



“不客气。”守门人脸更红了,不过面上仍然保持严肃。



寺里有小道消息暗暗传殷大人是断袖,喜欢男子



而面前这男子生得这般美,又是敢直呼殷大人的名讳,说不定会是殷大人暗藏的金娇



乐儿扶着云淮走下那条长长的阶梯,左右两边看了看没有其他人才敢问:“王爷,你为什么来找殷大人?”



“有些事情需要他帮忙。”云淮简单的回道。



“王爷,殷大人是皇上的人,”乐儿说,“你若是和他走得太近,会被皇上误会的,况且……”



乐儿说着顿了顿,看着云淮的眼带有怜悯。



况且你们还是仇人。



“况且什么?”云淮疑惑的看她。



乐儿抿唇,终究是没忍心说出来。



她摇了摇头,“况且这雪还下得这般大,王爷你出来一趟可是又要遭罪了。”



云淮勾唇笑了笑,要是不出来寻殷凌做任务,下场更惨。



“我
  • 文章标签共计(0个字):